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4章 最后的王炸在荣楚钦身上
    支开了丈夫和女儿,楚辛月这才有机会和宋棠单独相处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她看着儿子在宋棠跟前晃来晃去的,忍不住就想笑。

    荣楚钦接收到母亲打趣的眼神,问道:“家里还缺什么,我去买?”

    楚辛月指了指阳台,“你爸一大早去花市上买了几盆花花草草回来,你去阳台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那我去观赏观赏。”

    荣楚钦给了宋棠一个安心的眼神,转而去了阳台。

    他知道母亲有话想对宋棠说,而这些话,他也可以听。

    宋棠说不出的紧张,看到茶几上已经泡好的茶,搓搓手,借花献佛,“您喝茶。”

    喊人“阿姨”好像不妥,但直接喊“妈”又喊不出口。

    妈妈这个称呼,她已经二十年没有喊过了。

    楚辛月接过茶杯,小抿一口,看得出她紧张,微微笑了一下,从容地说道:“没关系,不紧张,我并不反对你和楚钦的婚事,相反的,我和他爸很早之前就知道你,也期待着你和我们儿子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?”很早之前?多早?

    “这杯茶,不管你喊不喊妈,我都看作是儿媳妇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宋棠满脸的疑惑,楚辛月也不为难她了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是不是很奇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绯闻,那些不好的风评,其实啊,都是他为了娶你而故意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?”更加疑惑,怎么可能?那个狗男人买通了他妈?

    “要是你知道我和他爸爸的遭遇,你就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楚辛月捧着茶杯,茶色清亮,喝一口,略略苦涩,但回味是甘甜的。

    “当年,我和荣从慕在大学里相爱了,但因为我不是荣泽士看中的儿媳妇人选,所以他坚决反对。我们坚持了几年,荣泽士始终不肯松口,还给他挑选了门当户对的女孩。我的父母也开始反对,说荣家我们高攀不上,女孩子也耽误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年轻啊,唯爱至上,从慕不甘心接受家里的安排,我也不舍得和他分手,于是,我们俩私奔了。”

    “荣泽士找不到儿子,找去了我家,没想到,发生了无法挽回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忆往昔,这些事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,又仿佛还是昨天。

    楚辛月眼眶微红,目光闪烁,继续说道:“那时候,我们为了不被家里人找到,连号码都换了,家里发生的事,我们一点都不知道。直到看到新闻我才知道,我的父母在家烧炭自尽,双双离世。”

    宋棠惊讶得半张着嘴巴,久久无法合拢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问出声音,“是因为……爷爷?”

    楚辛月却摇摇头,“我才是始作俑者,是我的任性让他们二老蒙羞,是我害了他们。得知噩耗后,我们马上回到南城,从慕被他爸带回了都城,我帮着弟弟料理了父母的后事。那段时间是我最艰难的时候,现在回想起来,都觉得心酸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南城是个小地方,这件事都传遍了,说什么的都有。亲戚们指责我,弟弟和弟媳也恨我,不愿再接纳我,把我赶出了家门,我真正成了无家可归的人。而那时我才发现,我居然已经怀孕了。从慕有自己的身不由己,我不怪他,弟弟恨我,我也不怪他,爸妈没了,我恨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我独自带着楚钦生活,日子过得很清苦,一直到楚钦十岁,从慕找到了我们。他说他用了十年的时间坐稳了荣家家主的位置,为的就是能自己做一回主。我还爱他,也庆幸他也爱我,所以,我们就跟他回到了荣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到荣家,就要面对荣泽士,一面对荣泽士,我就想到我的父母……呵呵,我是一个多么不孝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荣家的十年,表面看锦衣玉食,光鲜亮丽,但我没有一天是开心的,不开心,抑郁症也找来了。楚钦渐渐长大了,样样都很出色,而我,抑郁症越来越严重,整夜整夜的失眠,大把大把的掉头发。”

    “从慕知道我得病的根源,如果继续在荣家呆着,我可能真的会走上绝路。他对权力富贵并不留恋,但他对荣家有责任,他也是很艰难才做了脱离家族的决定。他说,儿子是迟早要接班的,不过是提前了几年而已。他还说,十年前他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,把我们母子弄丢了,十年后他要是还不能掌握,那他也白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脱离荣家的原因,外面传的也没错,从慕他,确实是为了我。”

    宋棠感慨一句,“其实,您很幸运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很幸运,”楚辛月忽然拉住她的手,说道,“我儿子早就认定了你,之所以中途跟你分手,是因为他从他爸身上吸取了教训,只有在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,才能选择自己所爱的人,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宋棠又懵了,诧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楚辛月诚恳地点点头,“我发誓我没有骗你,我没有理由骗你。他跟女明星传绯闻,你可有见过真凭实据?无非都是些模糊的照片,内容可以随便乱写。不止呢,他买通了荣泽士身边的老秘书,推荐你进荣氏,买通了老宅那边的下人,让他们多在荣泽士面前夸你好,还买通了荣泽士一直都很相信的风水大师,说你旺夫旺家族。这些,你都可以去问问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棠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是被荣泽士逼着娶你的?实际上,他那是处心积虑,蓄谋已久,缜密策划了好多年啊。”

    宋棠错愕地眨眨眼睛,楚辛月的际遇已经够曲折离奇的了,没想到,最后的王炸在荣楚钦身上。

    楚辛月闪着慈爱的泪光,伸手捋了一下她耳边的乱发,“我知道你是个可怜的孩子,不太容易相信人,楚钦也不过是表面强势而已,内心也很敏感脆弱,我希望你能对他打开心扉,从心底里接受他,体谅他,理解他。当然,他也会爱你,敬你,呵护你,就像他爸爸对待我一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