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十一章 真的有僵尸
    “兔子!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几个兵勇都盯着那兔子好一会,才放下心来,拍着胸口说道:“还好,还好,是只兔子,是兔子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树后躲着的兵勇们这才笑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兔子,就一只兔子,就把你们吓成这样,一群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。”众兵勇们都尴尬地笑着,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看我把他抓了,明天烤了吃!”

    一个兵勇,名叫二狗,慢慢走了过去,一个猛虎扑食,就把那兔子抓在手中,然后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,多容易,就一只兔子。叫你吓我们,明天就把你烤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在二狗脸上,二狗一摸,粘粘的。

    对着火把一看。

    是血!

    二狗一脸疑惑地说道:“怎么有血,刚才我也没用刀啊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黑影从那草丛扑了出来,将二狗扑倒。二狗想要起来,但是身上之物压得他完全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没等二狗看清楚黑影是什么,就被那黑影一口咬在脖颈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二狗意识中最后一刻,就是耳边听到其他兵勇们恐惧地大叫着:“僵尸!跑啊!”

    所有的兵勇此时早已忘记计辰的嘱咐,也忘记了什么陷阱,更加不记得什么信号符,镇邪符。

    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:“快跑啊!”

    火把、刀剑、鞋子、帽子,散落一地。所有人都慌不择路,四散逃跑,也不管那路是往山上还是山下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速度哪里比得过那僵尸,马上又有一人被那僵尸扑倒。

    跑在最前面的人嘴中大叫着:“僵尸!僵尸来啦!僵尸来啦!”

    而跑在后面的人,什么都没喊,只是一个念头,跑,跑,跑!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这队兵勇落在最后的人,都一个个的成为了僵尸的美食,被吸干了血液。

    在死了六、七人之后,终于有人跑到了另外一队兵勇巡逻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僵尸,僵尸!”

    这队兵勇见状,立即点燃“信号符”。

    “哔”的一声,一道绚丽多彩的烟花冲向空中,接着发出巨大的亮光,照亮了大半角树林。

    接着众人就看到一个身影在空中飞过,然后又降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僵尸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就,就,就在那边,已经杀死我们好多兄弟了!”那人哭丧着脸说道,脸上惊恐万分,让周围的人也被吓得不敢前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计辰御剑飞行,向那方飞去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的功夫,计辰便看到了那僵尸。

    那僵尸穿着一身樵夫的衣服,但是此时已然破破烂烂,脚上的鞋子也没了踪影。一双指甲有三寸长。

    头发长披到肩,随风飘扬,双眼泛着绿光,正趴着一个兵勇身上吸着血。

    计辰正要准备上前营救,那僵尸抬起头来,冲向计辰。

    计辰一个躲闪,僵尸扑了个空,然后嘶吼一声,又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计辰一脚将僵尸踢飞到树上,树干拦腰断开。但那僵尸没有发出任何叫声,反而慢慢地爬了起来,嘶吼着又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计辰拿出一道灵符,口中念诀,在僵尸冲到近前之际,将那灵符稳稳地贴在了僵尸额头。

    那僵尸仿佛中了定身术一般,保持着贴符前的样子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那道灵符,便是之前计辰交给众兵勇的“镇邪符”。

    众人见那僵尸一动不动,这才敢一个个的走上前来,东看看,西看看。

    计辰笑着说:“看可以,别乱动,尤其别动那道灵符,否则他活过来,我也帮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道长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那僵尸被安置在稻香县的一处荒废的庙中,放在一口棺材中,还安排了数名兵勇看管。

    计辰让周县令找了各处地保,前来辨认僵尸。

    最后确定,乃是一个月前失踪的一个樵夫,那家只剩下一个樵夫的娘亲一人。因为樵夫的失踪,哭瞎了眼,后来上山寻找时不慎从山上摔下,就此惨死。

    计辰听后,一阵愤慨,发誓要将那幕后之人挫骨扬灰,杀人屠魂,让他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这僵尸是抓到了,稻香县的危机,算是临时解除了,但是这明显还有幕后主使。但主使者是谁,又无从查起。

    一番商量后,计辰给县令和捕快留下了些许“信号符”和“镇邪符”,然后回去落梅城,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那樵夫僵尸,则暂时留置,待计议后处理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计辰跟随吴用,一起来到知府府。

    知府大人亲自招待计辰,一为庆贺计辰帮稻香县除去一害,二为上次二公子关文鲁莽、冲撞了计辰赔罪,三为看计辰是否可以一同合计,将幕后主使之人抓捕,还落梅城和周边县城百姓一个安宁。

    刚刚进入内院,计辰看到桌上还有几人,知府大人一一介绍。

    “这是落梅城首富万三城和其子万有福,这是告老归田的户部侍郎于大人,还有这渝南商行的郑大善人,以及漕运的江老板。这些都是我们落梅城的中流砥柱,此番到来,也是祝贺道长抓住僵尸,为民除害。”

    计辰此时眼睛微眯,因为他在那些富商巨贾身上,隐隐约约感觉到一股死阴之气。

    席间,知府关大人对计辰恭敬有加,频频敬酒,众人都喝的兴起。

    这时候,首富万三城问道:“计道长,你那灵符甚是厉害,但不知能让那僵尸定身多久?老夫不是不信道长,而是担心那些看守兵勇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计辰微微一笑地回道:“能定住僵尸多久,我也不确定。但是只要灵符无恙,十年八载,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户部侍郎贾大人连忙夸道:“道长法力高深,老夫佩服,佩服,再敬道长一杯。”

    万三城紧接着问道:“那何为灵符有恙?”

    计辰此时好似讥讽一般看了一眼万三城,没有回话,拿起酒杯品了起来,余光中瞟见那前户部侍郎和几位商贾,此时也都紧紧地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只有知府关大人神色正常,自顾自地喝酒吃菜。

    那万三城也是人精,见计辰没有马上回应,于是连忙说道:“道长不要见怪,是老夫对这鬼神之事颇为好奇,所以多问了几句。如果有冒犯之处,还请道长勿怪。老夫自罚三杯,以作赔罪。呵呵!”

    其他人等也都一起陪了一杯,道了一声“勿怪”。